您当前所处位置: 米胖旅游网 > 杭州旅游 > 杭州旅游攻略 > 天的重数在乎烟雾

天的重数在乎烟雾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0-12-02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1986
那飞机几乎已经降在跑道上时,我们才看清地面。浓浓的烟雨慢吞吞地消蚀了一切,朦胧,真的朦胧,像若远若近的回忆。草是青的,水是流的,江依然在奔涌,那声音依然是吴侬软语,呵呵,……

(一) 又见川福

川福似乎瘦了,在见过那么多都市里繁华奢迷的饭店之后,川福在我们面前显得有些枯干和撑不起门面,但依然是那店面的布局,和那门口悬起的红灯笼,还有那曾经代言我们兄弟感情的名字,和依然是午夜追索的清悠。

这是我离开杭州上海的前一天,和晓东他们打完羽毛球已经十点多了,冲过澡已经完全午夜了,我和老金打车绕了几圈,在我的执意坚持下,来到了教工路的川福店。

我当时是想吃火锅,但我更想去一次川福,于是这晚值了,再来杭州我可以不再去了。

川福火锅的味道是较正宗的,但此时品来觉得其正宗之余也作了对杭州口味的迎合。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在这热气氤氲里,我仿佛又见以前的一幕幕热闹的景象,陌生而又新鲜,执着而又无所顾忌。

像老大哥这样一个善于交往且有各路朋友始终捧场的人,他的豪爽和酒量是令人吃惊的,但酒量敌不过激情,那晚他还是醉了,醉在美味的川福,为激情而倾倒,为友情而沉醉。

而这晚,老金和我面对而坐,我拥着夹杂着过去的川福,是的,又来了,虽然还曾经有一个大家都来而我没有来的夜晚,那晚来的人真多,……

我曾经喝得疯狂而凶狠,我醉了,一蹋糊涂地,就在那个我快毕业从上海回来后不久的夜晚,我醉得多么痛苦,但也多么痛快,呵呵,那是学校边上的川菜馆里,就是那个老板是个小个子但挺壮实的四川老板而且毕业后第一次回杭曾和同学在那又聚过的川菜馆里,对,是那儿,不是川福。

当老金严肃地讲起应该和如何学英语的的时候,我长舒了一口气,此后,以后,我可以不再来川福了。

(二) 看不见青山

我再三地告诉他们,那不远的远处是一黛青山,但丛起的雨烟阻隔了视线,远处看不见。

我们直接从世贸中心饭店来到苏堤,雨刚小了,小到似乎没有,我们兴奋得跳着上到第一座桥,雨丝和略为吐绿的垂柳交织着感性得有些脆弱的悸动,在这烟雨的江南,那是一幅还没有来得及晾干的画布,每踏一点,我们都清楚地闻到那湿润的气息。

迎春花在淋淋春雨里显得娇嫩和柔美,平静的湖水倒映着清影,水鸟在空中轻舞,那一切似乎都在动,都在静静地动……

我是一边给他们介绍一边抓紧着自己的视野与回忆,那每一段路每一座桥,那黑夜那清晨,走了来了来了走了,眼前依然是一湖雨烟,雨烟中,仍看不见青山。

雨水渐渐地大了,打在脸颊,润润的,然后不多时,就成一滴流下来,轻轻一抹,可否是沉醉在过去的泪,是忧伤的,是快乐的,还是无味的……

雷峰塔正在被重建,现在刚刚有一个轮廓,我们以其为背景留了影,是为了攫住和见证历史,也是在附庸最初的新的风雅,虽然不知再过些时候,这里将如何。

后来随着游人甚少的游船来到湖心亭,四面开阔的湖面包裹着充满灵性的小岛,亭子角和柔软的柳枝轻轻地搅扰着五官的每一点感知,这一刻,顾立湖心,四望茫然,唯有润美的情丝,长久拂搡着心怀。

最后我们离开小瀛州的时候,雨雾更大了,我们只能看见眼前的人,背景满是看不清的湖水,我想像着那时拍的照片,应该只有人,和沉沉的背景,肯定,是的,看不见青山。

游船向前驶去,前面是茫茫的灰雾,都市的繁华隐却了,雨雾,雨雾终于又将一切缠起,留待下次的充满感觉的撕扯。

但我已经开始撕扯着破碎的记忆,青山仿佛在颤着真情的烟雨里若隐若现,我伸出双手,接住细密的雨丝,……

(三) 春日暖阳

太阳在大会结束后的第一天开始出现,这时的心情就是那太阳下湛蓝的天空。我知道晓东是不肯放过这种心情的,不肯放过这种心情的还有他原本想找来替他上课的阿端。

老三找来了自行车,我们骑出去,从这路线到感觉,闭起眼来,就是昨天。

孤山下,偌大的草坪,已经绿了,还有湖边泛绿的柳行和早开来的桃花,一切淡淡的,但感觉是浓浓的,我们躺在阳光里,这比以前还温暖,因为照着我们的,还有那接近纯真的回忆。

我们沿着回忆向前走过,梅鹤故里,对岸依旧。

再向上,是几处石桌和塔庙,下面静望湖心三岛,太阳穿过丛密的树木,在亲吻着湖面的同时也爱抚着这如仙境般的画面。

淡淡地随便地聊上些什么,任时间滑过去,身上暖暖的,放松极了,真好,在即将又一次离开这里的时候,能够在阳光下做点什么,能够在回忆里感到些什么,能够在阳光下什么也不做,能够不去回忆也不去感觉。

下得西泠印社,再沿着湖岸骑回学校,把阳光和湖水抛在后面……

从此回忆里又多了一层复式阳光,暖暖的,但不烈。

(四) 喝茶

走出世贸中心的房间,我们不知如何。

不知不觉,我们已在雨中徒步走到苏堤。按他们的说法,还是得看看,人家阿标来时可是特别怀旧的,说什么也得看一眼西湖,即使天很黑,即使下着雨。

雨中湖岸上偶有灯火,显得清寂而恐惧。但充满着韵味。

后来我们在雨中打车,来到柳浪闻茑处的茶人居茶舍。

要一杯普通话的西湖龙井,吃上些各式瓜果,有人提起了什么,有人应对些什么,一切都看着那样淡。

但在这么晚的午夜,这种淡然的后面是多么深切的情谊和多么不泯的冲动。

时光流了,但冲动未变;生活累了,但态度未变;城市换了,但朋友未变。

一切变了,但一切未变。

喝一口清茶,听熟悉的笑声,看哀怨夹带着自信的眼神,听兴奋地讲起比赛,任把论文描绘……

我在阿立眼皮打架时又抿了一口,走了留了,回了聚了,过从如云烟,烟雨真情,淡淡然如一杯茶,却任何时回首,清香依旧。

快品完这杯清茶,看几重烟雨几重天,如织的清雨如泪,有人将真情从空中洒落,别问这真情来自何处,只因有那段,曾经投入地一起走过的岁月。

烟雨聚散,朦胧清润,任岸边柳绿花红,看不见青山。

岁月阴晴,轻灵匆乱,听明日冬来秋去,拥紧这悸动。

2002-3-13凌晨

相关旅游攻略

转:在杭州“看”和“听”去哪里

在杭州“看”和“听”去哪里2008年01月11日  09:32:00    杭州网 浙江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始建于1929年,原名“西湖博物馆”,是浙江省内最大的综合性人文科学博物馆,馆藏文物十万余件。其中河姆渡文化的陶器、漆器、木器、骨器和象牙制品,良渚文化的玉器和丝织品,越国的青铜器,越窑、龙泉窑、南宋官窑等窑口的青瓷,会稽镜和湖州镜,明清浙籍书画家的作品等,均为遐迩闻名的瑰宝。除此之外,浙博每
      阅读全文»

登宝石山,看保俶塔

登宝石山,看保俶塔
     很久没有陪老婆女儿出去游玩了,今天天气晴朗,心血来潮,确定了杭州登山10条线路,今天第一条线路——登宝石山。      轻装上阵,仅带佳能7D、佳能10—22mm镜头。      从保俶南路上山,沿路游玩,遇上不少古迹,不来不知道哦!很有收获! 登山第一条线路准备充分,下载地图放手机中,不会迷路哦! 1、西湖残荷  2、 遇上爆米花,很久没有看见这个机器了! 3、近观保俶塔
      阅读全文»

汾口印象

汾口镇位于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西部,西连衢州、北临安徽,是杭州西部的大门,地域面积122平方公里,辖72个行政村、1个社区,全镇共有1.2万户,4.2万人,其中非农业人口0.5万人。拥有耕地1.86万亩,山林12.7万亩,全镇通电话村71个,通有线电视村70个。汾口镇是浙江省小城镇综合改革试点镇,也是全省136个省级中心镇之一,2004年创下省级卫生城镇和省级教育强乡镇的牌子。(注:摘录自官方数据)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