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处位置: 米胖旅游网 > 杭州旅游 > 杭州旅游攻略 > 神州行记(27):江南女子

神州行记(27):江南女子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1-09-14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2257

神州走笔(27):江南女子

钟治德

中国山之脉走向江南,添了一层清幽。中国水之脉走向江南,多了一层婉约。山似眉峰聚,水似眼波横,江南如锦绣,江南如丹青,江南自然是出美男的处所。江南妹妹,江南女子,光是听觉上就布满温柔,视觉上组成温顺。江南女子入歌,是清越的采莲曲,江南妹妹入画,是富春山居图。入歌,江南妹妹善舞,入画,江南女子善笑。舞灵动了春水,笑清醒了春山,江南女子的女子,江南妹妹的妹妹,秀成江南历史斑斓的群雕,立体成绮丽的江南,朱颜江南,不老江南,宏亮着脉脉风光,多娇着泱泱中华。

江南的月,是苏小小的月。江南的湖,是莫愁女的湖。湖光山色里的江南妹妹,水灵而多情,聪明而多能,她们走进情史,老是英雄辜负朱颜,她们融进国史,老是巾帼不逊须眉。走进江南,发现江南女子果真很有才气,果真很有福泽。她们能唱一曲清丽的歌,能写一手秀丽的字,能驾一叶轻快的舟。姑苏的桥,扬州的河,杭州的湖,绍兴的船,总有袅娜的江南女子踏着步儿走过,摇着船儿滑过,照着影儿呆过,载着菱儿歌过。长长的桥上,款款的河上,清清的湖畔,狭狭的舟中,动不动就是一副江南丽人行,让外来的汉子,沉浸在玲珑剔透处,心中乱卷江南行乐图。

江南妹妹,一个比一个丽质。江南女子,一个比一个妩媚。她们亲和,她们透明,她们矜持。在河与溪、湖与汊划出的方朴直正的空间里,她们端肃静严重庄地糊口,心不想齐天,命不愿如纸,该耕的耕,该织的织,该工的工,该商的商,为人贤妻,为人良母,于是如梦如幻的江南,就显得舒适而其实。江南女子相出的夫,教出的子,温柔憨厚,每多良实,他们满腹经纶,能闯中国,敢走世界,心灵却走不出碧水亲情织出的网性江南,这无形的年夜网里,有古老的村庄,有古老的乌蓬船,有莼羹之思,有胪脍之想。雁阵惊寒,牵动无限的乡思,有江南女子留守家园,江南男人哪怕在海角海角,也要瞻仰那轮泪涔涔的皓月,明月万里寄相思,是江南永恒的深歌。

苏杭二州出美男,一个古老的命题。杭州“湖山此地曾埋玉”,美男就是代名词。文人骚人很轻易联想,平湖秋月是女人的含情脉脉,苏堤春晓是女人的妩媚悦耳,曲院风荷是女人的风韵绰约,柳浪闻莺是女人的娇声嗲气。杭州的花情柳意、山容水貌,透出的就是女人味儿。晚明才子袁中郎说见到西湖,就像风流曹植在梦中见到洛神。还有越剧,阿谁曾经只由女人来演的剧种,也不折不扣是女性化的。从风光到风尚,从风物到文化,都在为女人张本,杭州不出美男,太对不起那方宝地了。杭州美男既有巨匠闺秀的坦荡爽朗,也不乏小家碧玉似的玲珑剔透,通体流溢着西湖水一样的脉脉温情,她们皮肤白皙,呢喃细语,笑态害羞,体态轻盈,那种清爽的灵气让汉子很难拒绝,所以杭州美男是中国永恒的魅力符号。

对比之下,姑苏显得有些零落。姑苏美男曾经有十六个字的定评:身段精巧,面容圆润,皮肤细腻,话语温婉。可是这样的姑苏女子,已经很少见了。每年在江苏举办的“江南丽人”模特年夜赛,优胜者可贵有姑苏美男。江苏本土着土偶士很失踪望,省内美男产地新排行榜上,居然划失踪了姑苏和杭州。第一南京,美男容貌气质双优,第二无锡常州,美男容貌肃静严重,身段娇小,第三苏北,新兴城市正在填补庖代姑苏美男的地位。

江南女子的江南,西子姑娘初步,两千多年来的浓艳和清丽,被岁月悄然替代。江南的一片膏壤,被梦的巨手撕扯,扯出一条年夜运河来,运来了玩转山河的主儿,运来了江南朱颜的恶梦。运瘦了江南,剩下些烟和雨,飘在广陵,散在金陵,冷了姑苏的霓虹,暗了杭州的绿水。历史去了,绮丽温柔也去了,仓皇的游人,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有谁愿意撑开雨巷中那把温馨的油纸伞?有谁在顾恤玉手摩挲过的那朵红莲?有谁在品味“锦书难托”相思之泪?有谁在沉思雷峰塔下埋着的那阕经典恋情?有谁不垂涎秦淮八艳的绝色?江南是柔情的江南,江南更是喧哗的江南。太湖的水污染了,秦淮河里淌着酸雨。江南妹妹的妹妹,江南女子的女子,再无那份舒适自然,看疏雨梧桐,嗅金兰幽喷香。梦里落花江南,孤傲寸衷知,寂寞若何解?江南妹妹在望月问苍天乎?堪消受江南女子的铁汉子已经化着了历史痕迹,那钱谦益们早已转行开公司去了,那唐伯虎们早已经炒股票去了,那梁山伯们起死后搂小蜜二奶去了,那卖油郎秦重已经聘亏心汉李甲为司理年夜开其娱乐城了……

相关旅游攻略

3月20日,2013年仙山谷漂流踩点

最近几年,杭州的仙山谷漂流貌似很火,去年本来想去的,门票都预订好了,但那天天气不好,改期了,后来一直没时间就退票没去了(这个真不错退改真方便)。这段时间比较空,先踩下点看。 快到景区时的丁字路口有个大广告牌,右转不到200米就到停车场了(好大,应该有1万平方以上可惜相机里的图片不知道去哪了,不过也没什么好看的)让我们意外的是,景区大楼的门已经开了,不会是开业了吧,更意外的是,居然见到了几个老总,说
      阅读全文»

[转]小巷街景不再“断头”旧仁和村成为新景点

小巷深幽,粉墙黑瓦,沿巷是民国时期的别墅:“中国灯泡之父”胡西园曾居住的“可庐”、浙江第一任邮电局长建的“双剑楼”……过去,正当游客们在上城区旧仁和村游兴正浓之时,导游将他们带到小巷的150米左右后,就只能打道回府了,因为再往里走景象就很破败了。所以一直来这里都被称为“小巷断头游”。  IMAGE_103    不久前,当导游再次带团来这里观景时却惊喜地发现,与旧仁和村相接的周边六条小巷已经整
      阅读全文»

驱车新安江畔街口镇

驱车新安江畔街口镇1                              (魏启赞)           崎岖曲折九百转,嵯峨险峻上青天2。           寂寞幽林闪秀极,薄雾轻云穿等闲。           群峰错落远忽近,清江迂回隐复延3。           渔舟跳跃涟漪里,路尽街口晨光鲜4。    注:1、街口镇:位于安徽黄山市歙县东南部,安徽与浙江交界处,新安江上游的新安江畔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