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处位置: 米胖旅游网 > 杭州旅游 > 杭州旅游攻略 > 杭州来来回回之间

杭州来来回回之间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1-03-31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1624

不是第一次去杭州。再去,其实是想感受一下这个城市(因为听到很多人赞它),而不仅仅是一个西湖观光者。1、

先从动车说起。在经历了国庆节动车抢票之疯狂之后,2号下午上了厦门上海的动车。这班车是原本的普通列车改装的,一个卧铺隔间坐着六个人面面相觑,由此成为我坐过的最诡异的动车。七八个小时坐下来依然是太漫长了,除了不时会有类似耳鸣之感外,就感受而言,和乘坐普通列车差别不大。我想除了为了尝鲜坐动车之外,应该很少有人第二次选择动车去上海吧,列车终归不适合走长途,尤其是厦门到上海的航班如此密集方便的情况下。2、

到杭州南站已是晚上九点多。下雨。南站所在的萧山区大概算杭州的郊区吧,乘24小时区间车回城站一路上倒看到不少大酒店和桑拿足浴之类的,令我不禁联想起小说里的卅城。出火车站时我就记起了若干年前,年方20的我在杭州的那次匆忙逗留。记得那时为了赶火车在地形复杂的城站一路狂奔,我想这次离开杭州一定得从容点了,想不到两天之后我几乎又重演了那一幕,并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3、

本以为到了城站总算是中心地带打个车就可以到住的地方。晚上十点的雨夜,真是领教到有人告诉我的杭州车难打。总之,出租车一听我们跑景区几乎都不走,要走的就是要我们出双倍价钱,关键是都不打表,又好像随便私家车什么的也都可以拉客,感觉很混乱。最后,我们居然很神奇地坐了火车站旁边一小杂货店的私家车到旅馆(本来只是要去问哪里可以打到的)——感觉老板两口子都不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路上与我们侃了一下杭州疯狂的房价和待修的地铁。事实上,后来的两天我们根本就没打过一次正常的的。我不知道这样一个讲品质的大城市,为什么出租系统如此混乱,简直逼近小县城,难道是由于这个城市的自行车出租系统太过发达了?——关于这个,倒是令人非常羡慕,方便环保,又不用担心车被偷,运作得如此良好的自行车出租系统在全国也是独一无二的。4、

西湖还是那个西湖,当然第二次看到是没有第一次那么兴奋了。不过回来看看当时拍的照片,倒还是漂亮的。西湖大概是适合上镜。租了自行车骑行白堤,要是没人的话应该是很惬意的,而现实却是我花在躲避人群的注意力远远大于欣赏沿途风景。不过途中还有个中学生向我借了车去当道具拍照,据他母亲说是为了从形式上满足下他在西湖骑车的心愿。中午吃了楼外楼,楼外楼和外婆家一样对于外地游人来说完全是一个景点,生意好得不得了。光名菜西湖糖醋鱼一项就花去了我们200多大洋,这种点菜的馆子还是人多最划算,我们只有两人,要不可以多点几个名菜。晚上看《印象西湖》。感觉从故事到视觉都不如在阳朔看的《印象刘三姐》,场面也不够大,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说,涉及的水域小倒是缩小污染范围。唯一有好感觉的是月夜下的亭台楼阁画舫瞬间有时空交错回江南风花雪月的幻觉。还好是在网上淘了130的票,要是现场买的230的,真该郁闷了。5、

堵车。在杭州的最后一天,可谓堵车一日游,难怪有人形容杭州就是一个大停车场(也因此我后来对上海便捷的地铁满怀感恩之心)。进对于堵在车上的人来说,最NB的还是那些骑车的人。真是不到灵隐寺不知烧香者之浩荡,原本以为是个旅游景点,去了才知对于我这种无神论者去那边真是无所事事格格不入。所以奉劝大家,要烧香的去灵隐,不烧香的就算了。去灵隐寺,结果半小时的车挪动了快两个小时才到,连景区门都不敢进,匆匆地又堵车挪回旅舍拿行李赶火车。住的地方在景区里,极难拦车,为了上一部车赶到火车站就差视死如归档在马路中间了,惊险至极。

相关旅游攻略

心爱的相机和镜头离不开收藏家电子防潮箱

*常温低湿最佳保存条件不是加热/冷冻/充N2/抽真空除湿,常温的物理吸附除湿不只没有一般除湿方式的缺点,而且除湿功能不受环境温度变化影响,是最稳定最可靠的常温低湿保存技术。 省电、省钱、无耗材、免维修设计,停电还有防潮功能★“收藏家”电子防潮箱:*“好用”:插上电就全自动除湿25-55%RH可调、可升级、免倒水,没有任何操作问题,安全保护怕潮对象。*“省钱”:非常省电、月电费约¥2.3--¥23而
      阅读全文»

为了你,我已等待千年——凤凰

有的地方得用一生去感受,有的地方得用一生去向往,而你——凤凰,我愿意用一生去靠近。 少年时,凤凰是美丽如玉的翠翠和渡船,是会唱情歌的傩送兄弟和虎耳草,是厚道的顺顺的吊脚楼,还是碾坊,和兵弁的爱情、少女的初恋。后来,凤凰是沱江,是古城,是石板街,是大师的摇篮。再后来,那一江碧水就总在梦里荡漾,石板街也总在梦里蜿蜒,那些故事就在远方闪着幽蓝的光。 我要逃离一个生霉的雨天,于是来到橙色的热烈的湘
      阅读全文»

徒·见闻(二)寻找卡其男

 卡其色,卡其色,我在梦中呼唤了多次,它如丝绸般华润,如巧克力般香甜。  我每一次地醒来,都是为了能够遇见它。相思如潮涌,如火焰。  又是一个平凡如白水的清晨,低温、请冷。   在这条笔直的路上,我再次遇见了他。  卡其色的上衣、宝蓝色的头盔、还有他身后的马尾辫女生。  他“嗖地一声”从我身边经过,没错,嗖地一声。  卡其色被拉成了一屏影子,流动的,波浪形。  我快步想跟上他,甚至在拥挤的人群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