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处位置: 米胖旅游网 > 杭州旅游 > 杭州旅游攻略 > 名字就够唬人的—紫龙山寨

名字就够唬人的—紫龙山寨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0-12-02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2621
紫龙山寨位于淳安临安的交界处,距杭州市118公里,从杭州市经02省道,至临安昌化向南,穿越一条大峡谷,就是紫龙山寨。她正处峡之源、山之颠、据天险!

紫龙山寨始建于太平天国,曾是太平军的军事要塞,现在是千亩田“部落”的新家园。她于山中之山的环抱之中,凭一条大盘山公路于现代文明社会相联,紫龙山寨拥有十五座海拨800米左右的山峰,她是六大峡谷之源,是千亩田山脉的起点;山之颠的海拨虽然高,却很平坦,属高山平台地貌。它的面积七百余亩,登高远眺,视野达方圆千里!它是各种植物和鸟类生长的天堂,四季野菜野果总数超过六十种、万鸟绝唱诱您堕入曰出紫云的放纵!整个地块成了被悬崖、陡坡抬到天上的神仙世界。她虽距交通线仅一步之遥,但因山势蜿延和植被的屏障作用,清幽之极,是您休闲渡假、修心养性的绝佳场所!居于此您才会体会到什么是返朴归真、什么是祖先生活过的地方、什么是大自然!紫龙山寨绝少工业革命后痕迹,没有各种工业污染,使现代文明给人的压力荡然无存,心身的突然松驰令您忘我!

月亮峰是山中之山的最高峰,登高望远,千座秀峰尽收眼底。由于山体的特殊构造,给人以驾山而飞,飘行于群山白云间的感觉。在这里,我们与群山对话、和白云握手,尽偿神仙般的乐趣。“仙”者,山中之人是也!伴着高山气候的多变,月亮峰有看不完的佳境美景;曰出东方、千峰竟秀!山中之山组成了许多庞然大物,隋手掂来有绿龟入东海、骆驼驮夕阳,更有大佛、睡美人、壮士等人形、观世音菩萨的卧象几近惟妙惟肖!象形山与象形石相比,多得是一份摄人心魄的霸气,不由得您不仰视,不由得您不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紫龙山寨不仅山美,水也奇。邻近山之颠有三泉;紫泉、香泉和龟泉。泉水丰富聚成小溪潺潺下流,四季不断。泉水冬暖夏凉,清纯甘冽,野地山泉浴把您带入清纯的境界!

置身紫龙山寨,您不仅尽享尘世绝无的那份清幽;不仅尽揽山之颠的奇风异景;而且还有原始的生活方式;野地山泉浴、野路跨山、紫龙茶道、龟泉探秘、采野菜野果、捕猎、夕阳野餐、悬崖飞荡、 大花骄、月亮峰篝火、烛光山野房等等。至今没有哪位白领人士不为这返朴归真的生活方式而陶醉、而深深地回味,给了紫龙山寨一个“白领之旅”的美誉!

夏游紫龙山寨,您还可在充分享受大自然的同时躲避暑热的困扰;海拔八百米的山顶世界,就已经比低海拔地带多了一份凉爽;山上植被繁茂,不可能有热岛效应,这又比大都市的气温低了一截;大气纯净,不仅散热快,而且没有闷热感,没有温室效应、不仅凉而且爽;在这天上的地平线上,风总是凉的,不仅是八方来风,而且在悬崖、陡坡上,风会从下往上吹,在平台中心,风有时还会从上往下吹,那白云奔啸而下就是证明;风大、清洁、凉爽,蚊子就无法捣乱;不管暑旱多么严重,山顶世界经常下雨,这就是高山所特有的地形雨;山泉在夏天最凉,山泉浴、洒水嬉,使您只剩野性萌动的浪漫!这一切自然的清凉,又完美和谐地与大自然的主旋律共鸣,构成了避暑休闲的最佳境界!所以在最炎热的夏季,紫龙山寨之夜您都得于棉被相伴。紫龙山寨实行限量接待,使您不仅逃避了暑热,还逃避了人海的喧嚣。当您从繁华的大都市陡然被“流放”到这没有噪音、没有人流、没有酷暑、没有搔扰的世外桃源时、当您发现时光猛然倒退了一百多年时、您一定会惊叹;“修心、养性、避暑、休闲,是以为最佳!”

相关旅游攻略

2010年杭州全新吃住玩乐全攻略

2010年杭州全新吃住玩乐全攻略 糟糕的交通:关于杭州原来的火车东站2009年12月20号,火车东站原有9对18趟列 车,搬迁至萧山站,变成以后杭州的火车南站,主要运输江苏、福建、宁波、上海(仅2趟) 等地的客人。萧山离杭州西湖区域非常的远,如果在不赌车的情况下,也得乘坐40分 钟,目前市政公交开通了临时公交。 K524路,萧山火车站至杭州汽车 客运中心。停靠站:国际俱乐部、新世纪市场园区、传化物
      阅读全文»

柳浪闻莺的绿

      就像是一场梦境,我一跤跌进柳浪闻莺的绿色里。       那绿铺天盖地的笼罩过来,把我团团困住,缠住我的腿,扯着我的衣角,绵延进我的发梢,直至被我吸进鼻腔,充满整个身体。 一阵轻风拂过,满世界的绿轻轻的摆动,眼前绿影婆娑。       那一刻怀疑自己是不是绿色色盲,只认得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绿色。
      阅读全文»

笑,忘,书

早以前就说要写点什么,脑子里也想了好久,却总是觉得没时间,在网上乱逛,在教室听歌发呆,或者和朋友些胡扯,但就是没分出时间找个机会坐下来慢慢的书写自己的心路,苦恼。 { 壹 } 扯    看书似乎到了瓶颈期,或者是压抑的烦躁终究爆发,最近开始本能的排斥起教室,在流水吃好饭那点时间是我最纠结的时候,心心念念着奔回寝室,理智又压制着说应该回教室啃书,到寝室的咫尺成了眼中最遥远的距离,每天如此战事上
      阅读全文»